黑红梅方还是红黑梅方
首頁 / 文章發布 / 君合法評 / 君合法評詳情

仲裁地、開庭地、仲裁機構所在地概念辨析——從深圳中院駁回湛江仲裁委裁決執行申請談起

2019.06.06 陳魯明 黃敏達 趙曼姝 趙怡青

近日,裁判文書網發布了廣東省深圳市中級人民法院(“深圳中院”)作出的(2018)粵03執2494號之一執行裁定書(“2494號裁定”),以湛江仲裁委員會未經批準在深圳進行仲裁,違反了《中華人民共和國仲裁法》(“《仲裁法》”)關于仲裁委員會應當依法設立并嚴格按照法律、法規開展業務之規定為由,認定湛江仲裁委員會作出的仲裁裁決不具有法律效力,裁定駁回申請人就該仲裁裁決的執行申請。


關于2494號裁定述及的具體法律問題,目前已有諸多討論,本文不再贅述。我們認為,2494號裁定產生爭議的根源,是因為我國法律并無仲裁地、開庭地、仲裁機構所在地等法律概念的明確定義。從這個意義上來講,2494號裁定引起的爭議并非孤立事件,該裁定體現出的我國司法實踐對于相關法律概念的理解,或許更值得深入討論。


一、仲裁地、開庭地、仲裁機構所在地的基本含義


1. 仲裁地


仲裁地(seat of arbitration或place of arbitration)通常指法律意義上仲裁進行的地點。在現代仲裁實踐中,仲裁地完全是一個法律概念,可以由當事人通過協議約定,或根據仲裁規則或相關法律確定,并不一定是仲裁程序實際進行的地點。例如,《聯合國貿易法委員會國際商事仲裁示范法》(“《仲裁示范法》”)第20 (1)條規定:“當事人可以自由約定仲裁的地點。未達成此種約定的,由仲裁庭考慮到案件的情況,包括當事人的便利,確定仲裁地點”。


《仲裁示范法》的上述規定與諸多主要國家的立法一致。例如韓國2002年《仲裁法》第21條 、德國1998年《仲裁法》第1043條 、瑞士《國內仲裁法》第355條 以及《國際仲裁法》第176條第3款 ,以及英國1996年《仲裁法》第3條均有類似規定。


仲裁地最顯著的意義在于,在通常的立法實踐中,仲裁條款和仲裁程序應當符合仲裁地法律的規定,同時仲裁地的司法機構有權對仲裁程序進行司法監督。因此,仲裁地的不同會對仲裁程序的法律適用產生實質性的影響。


2. 開庭地


開庭地并非法律概念,通常指仲裁庭審程序實際進行的地點,可能與仲裁地一致,也可能在仲裁地之外。在《仲裁示范法》和主要國際仲裁機構的仲裁規則中,均允許當事人自行約定、或由仲裁庭自行決定開庭地,不論與仲裁地是否一致。


《仲裁示范法》第20 (2)條規定:“為在仲裁庭成員間進行磋商,為聽取證人、專家或當事人的意見,或者為檢查貨物、其他財產或文件,除非當事人另有約定,仲裁庭可以在其認為適當的任何地點會晤。”類似地,《國際商會仲裁院仲裁規則》第18 (2)條規定:“經與各當事人協商,仲裁庭可在其認為適當的任何地點開庭和舉行會議,但當事人另有約定者除外。”

上述仲裁地和開庭地可以不同的規則,也得到了諸多主要國家的立法的確認,例如英國1996年《仲裁法》第34條第2款a項 、瑞士《民事訴訟法》第355條第4款 、德國1998年《仲裁法》1043條第2款 、韓國2002年《仲裁法》第21條第(3)款 。


3. 仲裁機構所在地


仲裁機構所在地,通常指仲裁機構登記設立的地點。相較而言,仲裁機構所在地是一個更具“中國特色”的法律概念。自1994年我國頒布《仲裁法》以來,我國境內所有的仲裁機構均須在司法行政部門登記方可設立,并由此產生了仲裁機構所在地的概念。


在我國的法律規定項下,仲裁機構所在地會影響與仲裁相關的司法程序的管轄法院。例如現行《仲裁法》第五十八條規定:“當事人提出證據證明裁決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可以向仲裁委員會所在地的中級人民法院申請撤銷裁決”。


二、 基本概念不明產生的爭議問題


盡管從學理和其他國家的實踐中,可以歸納出上述仲裁地、開庭地、仲裁機構所在地的含義,但在我國的法律規定中,卻沒有相應概念的明確定義。由此也導致我國立法、司法中的諸多爭議問題,本文簡單列舉一二。


1. 仲裁條款效力爭議的適用法律


我國的司法實踐中,通常適用仲裁地法律認定仲裁協議的效力。早在1998年,最高人民法院發布的文件中就有類似規定 。2006年,最高人民法院發布的《關于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仲裁法>若干問題的解釋》,以司法解釋的形式明確規定:“對涉外仲裁協議的效力審查,適用當事人約定的法律;當事人沒有約定適用的法律但約定了仲裁地的,適用仲裁地法律;沒有約定適用的法律也沒有約定仲裁地或者仲裁地約定不明的,適用法院地法律”。


然而,2010年頒布的《中華人民共和國涉外民事關系法律適用法》(“《涉外民事法律適用法》”)中,將仲裁機構所在地也作為法院可適用的法律:“當事人可以協議選擇仲裁協議適用的法律。當事人沒有選擇的,適用仲裁機構所在地法律或者仲裁地法律。”


目前我們沒有找到《涉外民事法律適用法》納入“仲裁機構所在地法律”的權威解釋,我們推測可能是為了銜接其他法律規定的“仲裁機構所在地”的概念。但如果案件中仲裁機構所在地法律和仲裁地法律不一致,這一條款如何適用,必將產生新的爭議。


2. 仲裁籍屬的認定


我國法律根據仲裁籍屬的不同,對國內仲裁裁決、國外仲裁裁決、港澳臺仲裁裁決等規定了不同的承認和執行程序。然而,對于如何認定仲裁的籍屬,我國法律卻沒有明確的規定。


特別是應以仲裁機構所在地、還是以仲裁地作為仲裁籍屬的依據,一直是近年來的爭議問題。例如,在(2002)成民初字第531號案中,四川省成都市中級人民法院(“成都中院”)以國際商會仲裁院總部位于法國巴黎為由,認定約定仲裁地為洛杉磯的仲裁裁決為法國的仲裁裁決,由此引發了關于國際商會仲裁院仲裁裁決籍屬的長期討論 。


直到2017年,江蘇省南京市中級人民法院在(2016)蘇01認港1號案中,明確應當以仲裁地而非仲裁機構所在地確定仲裁裁決的籍屬。該案被選入《人民司法?案例》,可以說對于籍屬認定的問題作出了相對權威的回應。然而,該案涉及的是中國國際經濟貿易仲裁委員會在香港作出的裁決,存在一定的特殊性,該案確立的規則是否具有普適性仍然存疑。


另外,對于國外仲裁機構作出的、仲裁地為中國的裁決,屬于國外仲裁裁決還是國內仲裁裁決同樣長期存在爭議。以仲裁機構所在地進行判斷、或以仲裁地進行判斷,將得出完全相反的結論。盡管有地方法院認定約定仲裁地為中國的國外仲裁機構裁決為國外仲裁裁決,并依據《紐約公約》承認和執行 ,但最高人民法院目前并未作出明確回應 。這個問題是個老問題,直到今天仍然存在極大爭議。


三、 2494號裁定的再審視


基于上述分析,2494號裁定雖然只涉及了仲裁機構是否可以在“仲裁機構所在地”之外開庭的問題,但其意義遠不止于此。2494號裁定產生爭議的根源,是我國法律沒有明確區分仲裁地、開庭地、與仲裁機構所在地,也沒有明確規定這三個法律概念是否必須是同一地點。在沒有明確法律規定的情況下,不同的評論者持有不同、甚至完全相反的意見,也是正常的。


如果我國法律對于仲裁地、開庭地、仲裁機構所在地等法律概念的具體含義及其分別的法律效果進行明確規定,勢必能從根源上解決類似的爭議,不僅可以指導仲裁機構的仲裁程序,也可以使得司法機關在裁判時有明確的依據。這或許是未來值得關注的立法方向。


2018年9月,全國人大常委會將《仲裁法》修訂列入二類立法項目,此后也有諸多學術研討會,討論《仲裁法》的修訂內容。我們認為,在《仲裁法》修訂的討論中,應當重點關注本文所討論的仲裁地等基本概念,并以此為抓手,理順長期以來困擾中國司法和仲裁實務界的諸多爭議問題。



1. 韓國《仲裁法》第21條 仲裁地點(1)當事人可以自由約定仲裁地點。(2)沒有第(1)款所述的約定,仲裁地點由仲裁庭在衡量案件情況,包括當事人的便利性后確定。(3)除非當事人另有約定,否則盡管存在第(1)款和第(2)款所述的規定,仲裁庭仍可以在其認為適當的任何地點進行合議、聽取證人、專家或當事人的意見、或者檢查貨物、其它財產或文件資料。

2. 德國《仲裁法》第1043條 仲裁地 (1)當事人可以只有約定仲裁地。如未能達成一致,仲裁庭應考慮到案件的具體情況包括當事各方的便利來確定仲裁地點。(2)雖有本條第1款的規定,除非當事人另有約定,仲裁庭可以在任何其認為合適的地點進行會晤,詢問證人,專家或當事人,合議或者檢查財產或文件。

3. Civil Procedure Code Art. 355 Location of the arbitral tribunal 1 The location of the arbitral tribunal shall be determined by the parties or by the body they have designated. If no location is determined, the arbitral tribunal itself determine its location.

4. Federal Statute on Private International Law Article 176 I. Field of application; seat of the arbitral tribunal (3) The seat of the arbitral tribunal shall be determined by the parties, or the arbitral institution designated by them, or, failing both, by the arbitrators.

5. Arbitration Act 1996 Article 34 PROCEDURAL AND EVIDENTIAL MATTERS It shall be for the tribunal to decide all procedural and evidential matters, subject to the right of the parties to agree any matter.(2)  Procedural and evidential matters include- (a) when and where any part of the proceedings is to be held

6. Civil Procedure Law Art. 355 Location of the arbitral tribunal (4) Unless the parties have agreed otherwise, the arbitral tribunal may hold hearings, take evidence and deliberate at any other location.

7. 同注釋2 

8. 同注釋1.

9. 最高人民法院發布的《當前經濟審判工作應當注意的幾個問題》規定“對于涉外仲裁協議的效力的認定,要注意準確地適用法律,通常要適用約定的仲裁地國法律,并參照國際慣例,予以認定”

10. 在2010年的《最高人民法院關于申請人DMT有限公司(法國)與被申請人潮州市華業包裝材料有限公司、被申請人潮安縣華業包裝材料有限公司申請承認和執行外國仲裁裁決一案請示的復函》中,最高人民法院將國際商會仲裁院在新加坡作出的仲裁裁決認定為新加坡仲裁裁決,在一定程度上是以仲裁地作為判斷仲裁裁決籍屬的依據。然而,該案中法院認定的仲裁機構是“國際商會(新加坡)國際仲裁院”,將該案的仲裁機構所在地也認定為新加坡,實質上回避了以仲裁機構所在地還是仲裁地為標準的問題。

11. 例如江西省無錫市中級人民法院審理的(2004)錫民三仲字第1號案。

12. 最高人民法院在(2013)民四他字第13號復函中,認定約定國外仲裁機構仲裁、仲裁地在中國的仲裁協議有效,但并未回應該等裁決是國外仲裁裁決還是國內仲裁裁決。

君合是兩大國際律師協作組織Lex MundiMultilaw中唯一的中國律師事務所成員,同時還與亞歐主要國家最優秀的一些律師事務所建立Best Friends協作伙伴關系。通過這些協作組織和伙伴,我們的優質服務得以延伸至幾乎世界每一個角落。
黑红梅方还是红黑梅方 趣头条自媒体赚钱么 江西快三走势 快三大小单双软件下载器 山东十一选五吧 pk10九码滚雪球盈利图 现在的魔域靠什么赚钱 时时彩三码倍投计划 赌博麻将app 排列三开奖结果767 双色球最新定龙头方法 湖北快三开奖直播 澳门星际博招聘日 12选5复式投注表 打麻将赌资多少算赌博 股票行情实时查询软件下载 天津11选5群